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温州:民间资本从良回归(图)
发布时间:2012/4/26 点击次数: 4520
  [ 一位温州本地小额贷款公司老总表示,这几天门槛快被踩烂了,不少手捏现金的老板争着想入股小贷公司,赶上“温州金改”的小额贷款公司转型村镇银行头班车 ]

  自3月底国务院设立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过去已大半月,但市场对温州试点方案的执行细则还一无所知。据
《中国证券报》25日报道,权威人士透露,凝聚着当地政府心血的《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实施方案》可能在当日的浙江省金融工作暨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动员大会上推出。

  官方的审慎和高效推进,依然按捺不住本就野蛮生长的温州民间资本躁动。一位温州本地小额贷款公司老总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几天门槛快被踩烂了,不少手捏现金的老板争着想入股小贷公司,以赶上“温州金改”的小额贷款公司转型村镇银行头班车。

  躁动

  温州,本就是个民间资本充沛且躁动的特殊地区。

  由于去年的信贷紧缩和资源分配不均,温州金融体系出现断层,民间借贷过度活跃导致原本良好的区域金融信用体系崩塌,实体经济出现产业空心化,威胁到经济金融和社会的稳定健康。此次“温州金改”的目的之一,是通过搭建多个金融平台,包括小贷公司、村镇银行、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和民间资本管理中心等多层次机构来弥补金融体系的断层。

  “温州的问题是缺乏合理渠道去疏导民间资本流向正确方向,应该大力发展民间金融平台,使其规范、阳光化,更好地发挥资本的积极作用”,温州中小企业联合会会长周德文对记者再三强调,“温州不差钱”。

  据透露,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最快在本周内就正式对外开业了,近日周德文也在积极牵头当地有资本实力的企业家,组织筹建小额贷款公司。此外,温州某企业老板在折价转让被房产宏观调控打压到不赚钱的别墅项目之后,也对记者表示可能会考虑把手头的钱投到金融业。

  “这都是温州金融改革留下的一个小额贷款公司可以转型升级成村镇银行的期待”,温州永嘉县丰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潘献勇对记者开玩笑地说,哪怕操作细则、准入门槛条件等执行层面的信息依然不明朗,现在温州小贷行业的情况是,“没进去的迫不及待想进去,已经进去的无所谓,做增资扩容比以前容易多了。”

  徘徊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金改”号角下的温州资本再次躁动,或许可以视作一股从良回归的趋势,哪怕从目前看,温州民间资本的徘徊还略显盲目。

  “不少已经是小额贷款公司的股东觉得赋税偏重、风险高,利润也没有外面民间借贷高”,潘献勇说,小贷生意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美好,而且对于此次温州金融改革
中行业转型究竟会如何,他自己心里也没有底。

  “绝大多数人还是抱观望心态”,潘献勇和他的股东们最近常常互相勉励,“心态要好,不要抱太高期望”,小额贷款公司究竟能不能抓住这波“金改”机遇实现华丽转型呢?又该如何转型呢?“最好保留现有股权直接改村镇银行”,但话音刚落,他立刻改口自嘲,“这个可能性不大吧。”

  温州金融办主任张震宇曾公开表示,小贷公司是为小企业服务,转村镇银行应作为一个通道理解,并非都转为村镇银行,改革不是为了办机构,而是建立体制,如果都做成更大规模的银行,就失去了原有定位。

  焦虑

  这似乎又从一个侧面诠释了温州资本涌入小额贷款行业的焦虑,在国家现有利率机制尚不市场化的现实之下,多层次的金融平台是否会造成温州民间资本流动的再次结构性失衡。

  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曹文炼曾指出,“没有利率市场化,监管部门即使对民营资本放开准入,也会由于存贷利差依然存在,可能加剧金融准入的寻租和腐败,带来新的金融资源配置不平衡和低效,甚至导致更大的金融混乱”。

  再看温州地区的民间借贷失控,不少小额贷款公司也曾打着各种名义参与爆炒民间借贷利率,一家温州担保公司的总经理对记者表示,“如果利率能够实现自主风险定价,资金就有更公平的竞争,不会轻易流向地下高利贷市场。”

  温州民间金融转型的另一个焦虑点或许在实体经济资本外流,上述计划把手中流动现金入股小额贷款公司的温州企业老板对记者表示,他再也不想回头做低利率、高赋税的实业了,如果可以抓住“金改”的机遇,自己的事业可能咸鱼翻生,成功转型金融业。
 
下一篇:温州民间借贷登记中心即将揭牌 有望遏制高利贷投机
上一篇:温州民间借贷中心挂牌 探索民资阳光化道路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