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永康:民间借贷多米诺骨牌效应显现
发布时间:2012/4/26 点击次数: 4889

    “这已经是第二个星期了。”吴正是浙江万鑫工贸有限公司的配件商,为万鑫工贸配送胶水。两个星期前,他开始跟同样给万鑫工贸做配件的企业主日夜轮班,蹲守在浙江万鑫工贸有限公司的门口。他们甚至排好了严密的时间表,40多个配件商一天24个小时轮流守候在浙江万鑫工贸有限公司的厂门口,不让厂里的任何产品运出厂外。

    浙江万鑫工贸有限公司的一位湖北经销商因为运不出货物,每天都要赔付违约金,4月23日下午,深受压力的他在浙江万鑫工贸有限公司的厂区内试图从高处跳下,后被成功救下。在这后面,隐藏着的是断裂的民间资金链,以及潜在着的风险。

    据知情者透露,万鑫的危机跟“杭州楼市破产第一案”不无关系。

    这个厂从来不拖欠工资

    欧永秀是贵州人,在万鑫工贸公司已经干了整整一年,在她的记忆里,工厂里的订单一直很稳定,发工资一直是固定的28日,从未有过拖欠。

    “一点征兆都没有的。”欧永秀不知道厂里发生了什么,只记得10天前厂里突然停工,叫他们等两天再开工,可是两天之后又是两天,不知不觉厂里已经停工10多天。一直以来,欧永秀觉得厂里效益良好,也不愁订单,工资一直很稳定,突如其来的情况让他摸不着头脑。

    4月份,厂里没有像往常一样28日发工资,而是提前到了23日,这是欧永秀一年以来第一次不在28日领工资。

    “我们不可能这样一直等下去。”万鑫工贸公司并没有让员工离开的意思,但是闲了10多天的员工闲不住了,欧永秀他们不可能这样等下去,不开工就没有钱可以赚,这些员工,基本上以外地人为主,他们离开家乡来到永康这个小城市,为了赚更多的钱更好地生存。

    23日发工资的现场,大家都有秩序地排着队,就像平时每个月发工资一样。对于厂里发生了什么情况他们并不清楚。对他们来说,厂里一直正常运行,订单不断,加班是常有的事情,老板一直照常发工资,一线员工一个月能领到3000~4000元工资,这份工资,在门企里并不算低。

    “领完钱,明天就得去找别的工作。”欧永秀默默地说道。

    “我们的厂没有亏损,运行得很好。”万鑫工贸公司老板的父亲一直强调,公司的运行情况一直很好,订单一直都接不完,厂里的效益也一直很好,根本不存在亏损拿不出钱的情况。“这次只是晚几天打货款而已,配件商的钱会在规定的时间内全部结清。”

    当记者询问公司的老板胡雄军去了哪里,不愿透露姓名的父亲说他外出讨账。随后记者联系胡雄军手机,但一直未能接通。

    日夜轮班守候的配件商

    浙江万鑫工贸有限公司的门口蹲坐着一群人,他们是浙江万鑫工贸有限公司的配件生产商。从两个星期以前开始,他们轮流守候在浙江万鑫工贸有限公司的门口,不让任何装有货物的车从厂里开出去。

    “这是我半年来碰到的第二次拿不到钱的情况了。”今年正月,吴正配送的另一家叫得时发的门业生产商,也没能按时支付他10多万元的货款;这次,情况又重演,万鑫工贸还有16.4万元的货款没有结算给他。“其中还有是去年9、10月份的货款。”为了这笔货款,吴正从去年11月份开始,上门要求结账,但是一直到现在,吴正一直没有拿到这笔钱:“去年月底的时候,一直推托着说年底资金紧张,到今年正月又说下个月再付,一拖两拖就拖到现在。”

    根据永康市场门业的行规,一般信誉好一些的企业是两个月一结,但是企业更愿意一个季度结一次货款,这是在送货前事先协商好的。

    “没有到协定的日子,我绝不上门讨钱。”吴正一直遵循着这一点,但是这一次浙江万鑫工贸有限公司的这笔货款,迟迟没有到账。

    这轮流守候着厂门口的配送商队伍,总共40多个人,他们配送着不同的配件,他们没有拿到手的货款数量不一:最少的10多万元,最多的高达180多万元。

    昨日下午,浙江万鑫工贸有限公司对这些配货商开始退货,能退的货物全部退,尽量减少配货商的损失。

    徐再明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他的20多万元货款也面临着血本无归。“最多只能拿回来六七万元。”这是徐再明最乐观的估计,实际情况可能比这更糟糕。徐再明的20万元货款是去年10月的货款,根据事前的协议,这笔钱应该在2012年1月结清,但是一直到上个月,徐再明才拿到去年9月的货款。

    “能拿回一点是一点,能拿到1/3就算多了。”徐再明对于收回货款没有抱很大的希望。

    传闻:企业主被卷走上亿资金

    这些现象背后的原因,其实非常明显资金链的突然断裂。这样的情况最近在永康这个小城开始高频率地发生,并非突然。

    金星房产公司破产,成为全国第一家破产的房地产公司,其背后的中江控股资金链断裂,造成了多米诺骨牌式的倒塌。据知情人透露,集团总裁俞中江还从三家银行、多家公司借款25亿元。即使把俞中江的所有资产都抵押变现之后,还存在约30亿元还款缺口。这件事情的阴影,也笼罩着民间资本活跃的永康。

    传闻那空缺的30亿元,其中有上亿来自浙江万鑫工贸有限公司。金星房产的破产,导致了万鑫工贸的资金链断裂,企业的运营在一夜之间出现了问题。

    金星案还涉及永康市中泰混凝土有限公司。金华市人民法院公告显示,今年2月,此案已开庭,案由为“民间借贷纠纷”。目前,记者还无法知晓永康市中泰混凝土有限公司跟万鑫有无关联。永康市中泰混凝土有限公司是一家建筑、建材的企业,主营水泥混凝土、预制构件制造。联系到永康市中泰混凝土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旭曦时,对方说目前此案在审理过程中,具体情况不便透露。等此案审结后,他会向记者透露详情。

    “现在日子真的不好过,最近有不少朋友向我借钱,但是我真的不敢借,就算现在有人给我3分利息,我也不借了。”永康市某门企经理李明(化名)说,从去年10月份开始陆续要求朋友偿还从他厂里借的800万元,而要求债务人还钱的理由也是担心他们会像温州老板一样跑路。

    李明(化名)说在永康市不少有闲钱的老板甚至普通市民都愿意拿钱放贷,这钱实在太好赚了。“你说我拿出100万元出来放贷,就算2分利,一个月就能拿到2万元的利息,一年就是24万元,这比做实业来钱快多了。”就是在这样的心态下,永康市民间融资在逐渐扩大,而在很高的利润下隐藏的是危机,去年年底,陆续有永康企业主跑路,这也是李明(化名)不愿将钱借给朋友的原因。李明(化名)告诉记者,现在还有100万元在别人手上,他准备“五一”后就收回,否则睡觉都不踏实。

    “永康这样的事情估计会持续发生。”应伟(化名)放2分利的贷款已将近2年,但是这个月月初,他就开始回收贷款,截至记者发稿,已经全部收回。在他看来,接下来出问题的企业主会越来越多,资金回收会越来越困难,越来越多的问题会开始浮出水面。

    多米诺骨牌效应或将显现

    银行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是3.5%,而永康民间借贷普遍开出了2分甚至更高的利息,不断诱惑着人们逐利的神经,但从一方面折射出永康民间资金想找出路的普遍性。而另一方面,也折射出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困境。

    中小企业难做、实体经济难为,使很多企业家把企业生存与发展的注意力放到“转行”上来,炒房、炒矿,再到眼下的民间高利贷,什么赚钱炒什么,但是市场有其规律性,泡沫吹得越大,总有破灭的时候。

    这次永康浙江万鑫工贸有限公司事件的可怕之处就是一旦民间资本借贷出现问题,便会像多米诺骨牌一般引发一连串的问题。记者了解到,目前永康不少中小企业既是债权人又是债务人,把资金借给相熟之人,相熟之人又转借给其他人,利益链上的每个人都脱不了干系,链条上的一环出现问题,上游下游都会随之出现不良运转。

    如何面对借贷之殇

    “估计再过一两个月,永康还会出现多次类似问题。”李明(化名)说,其实有点风吹草动,企业就很敏感,如果看到不妙,债权人一定要取回本金,如果借贷人无法偿还,那跳楼、跑路的悲剧将继续上演。

    宜疏不宜堵,这是妇孺皆知的治理之道。民间借贷并非洪水猛兽,其实只要纳入正常的监管程序,便可为经济发展服务。失去控制的民间资本以极高的利息成本进入实业,实际上是让企业主“饮鸩止渴”。如果仅仅靠堵肯定堵不住,因此最好的办法是改变民间资本的尴尬境地,通过法律手段为民间资本验明正身,从地下走到地上,进行阳光化运作。在化解民间借贷危机的同时,此举还能起到合理配置资源的作用,可谓是一举两得。 全国人大代表、民建浙江省副主委车晓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应该让民间资本“阳光化”、“监管化”。

    现在我们也看到了可喜的一幕,国务院总理温家宝3月28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通过体制机制创新,构建与经济社会发展相匹配的多元化金融体系,使金融服务明显改进,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能力明显增强,金融环境明显优化,为全国金融改革提供经验。

    有专家认为,对于民间借贷的管理,关键是如何趋利避害,为“猛兽”套上“笼头”,监管部门应积极扶持其步入规范化道路,这是解决民间借贷这一金融课题的“题中应有之义”。 (巩长青 徐煦捷 余美娜 文/摄)

 
下一篇:温州民间借贷的喜与忧
上一篇:首套房8.5折贷款利率重回 要求家大业大背离实际 返回>>